您现在的位置是:HG9393手机版-hg9393 > hg9393app下载 >

济南警方破获特大“杀猪盘”诈骗案 济南陕西往

2020-08-28 22:28hg9393app下载 人已围观

简介近日,济南槐荫公安分局破获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槐荫分局组织民警赴陕西安康石泉县以及西安押解一部分犯罪嫌疑人回济。 从济南到陕西安康石泉县,往返2000余公里;12月15日7:30从...

  近日,济南槐荫公安分局破获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槐荫分局组织民警赴陕西安康石泉县以及西安押解一部分犯罪嫌疑人回济。

  从济南到陕西安康石泉县,往返2000余公里;12月15日7:30从济南出发,12月18日9:28安全抵达济南。当返程的大巴车行进到济南二环西路与张庄路交汇处时,济南槐荫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毕立军终于舒了一口气,“押解任务算是顺利完成,大家表现都很好。”

  这个“大家”,包括民警、司机、随行记者和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从安康石泉县登车,返回济南。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摄

  事发

  “受害人是‘猪’,养肥了再‘杀’”

  汉江顺着石泉县蜿蜒流过,水绿的像宝石。济南槐荫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反诈中心民警王一山(化名),已经在石泉县待了两个周。不是为了美景不肯走,他留下来是因为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

  今年10月份,济南槐荫公安分局接到辖区群众报警,称遭到诈骗,被骗金额较大。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办案民警发现这是一起典型的“杀猪盘”诈骗。王一山说:“违法人员把受害人比作‘猪’,先养着,什么时候养肥了,再下手‘杀’掉。”违法人员编织虚假身份,取得被害人信任后,开始设计骗局引其投资,由开始的一点小回报,最终蛊惑被害人加大投资,得手之后,则“杀猪”卷钱不知所踪。

  王一山接触过不少跨境作案的“杀猪盘”诈骗案,据他总结,违法人员多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有一些人从网上或者当地的劳务市场看到“出国劳务”招聘后,便萌生了出国挣钱的念想。“往往到了之后才发现是要实施诈骗,但是护照已经被收走了,老板索要的损失费也不低。”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些人开始从事诈骗。后来,有些人看到能挣钱就一发不可收拾,在明知道是违法的情况下选择“一路走到黑”。

  石泉当地的老百姓说,美丽的汉江是“福”也是“祸”,“福”是这里的风景秀美,“祸”是汉江是重要的水源保护地,没有办法发展工业,年轻人多是出去谋出路。在石泉邮政宾馆门口卖茶叶的老李,在15日这一天的时间里卖出去了二两绿茶,“孩子在南方打工,不上学了。”

  出征

  急行军16个小时

  这是一场济南警方的“千里大押解”行动。15日6:30,天还没亮,济南槐荫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院子里已经站了五六个人。

  7:30,执行“千里大押解”行动的车队从刑警大队驶出。一辆警车前面开道,后面的大巴车载着民警、辅警以及媒体记者,出征。

  这个出发时间比此前通知的7:00晚了半个小时.“济南这段时间老是起雾,等天亮透了,没雾再上路更保险。”济南槐荫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反诈中心民警方华是这一次行动的总指挥,他说,不要小看这一次行动,选民警、选出行方案,都经过反复讨论才确定下来。

  选出行方案时,民警们犯了难。济南没有直达石泉的火车,而离石泉最近的火车站就是安康,但从安康到石泉还有100多公里,这段路程还需要坐大巴。抛开这点不说,从济南到安康的火车就要20多个小时,能不能买到足够的车票,车票能不能连坐,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怎么算都觉得是租大巴车最划算,也最方便。”

  12:40,大巴车行至开封,窗外下起了雨。毕立军坐在大巴车最前面一排,他担心下雨影响行程,提醒司机“在保证安全、不违法的情况下,能快就快点。”其实这一路上,不论是碰到下雪、堵车还是其他紧急事故,毕立军和方华的心里早就做好了预案。

  “同志们,大家赶紧下车办理入住,早休息。”毕立军冲着大家喊了一嗓子,此时已经是15日23:49,车队已经跨越了山东、河南、湖北、陕西四个省份十余个城市,行车16个小时之后,顺利到达安康石泉县。“有点悬,还好是赶在24点前进了县城,要不然很有可能就停在高速上。”

  16日下午,方华坐在宾馆的椅子上,黑眼圈还没下去。据他介绍,根据山东、河南这两个省的高速通行规则,营运的大巴车凌晨2点到5点不准进入高速公路,必须强制休息;陕西省的时间则是24点至次日5点不能行驶,也就是说,如果车队在15日24点前无法下高速,就要在高速上等5个小时。

  感受

  “有紧张,有新鲜”

  “中午和晚饭大家都是迅速解决,没有拖延时间,也没有人提特殊要求。”方华说,这应该感谢车上每一个人。

  方华抽了一口烟说道,“返回济南的路更辛苦,顺利的话,也要20多个小时。”

  “13日接到的通知,紧接着就开始准备前往陕西的工作。”周珊是济南槐荫公安分局反诈骗中心的一名女辅警,平时负责中心的内勤工作,这是她第二次执行押解任务,“只要有女嫌疑人,我们就要跟着,为的就是能方便看守。”

  第一次执行押解任务是今年9月份,目的地是吉林长春的一个县城,走之前老民警告诉周珊,去了就回来,没有时间多作停留,“我听了话,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只穿着警服。”9月天还很热,再加上行程有变,周珊不得已花了三百元从上到下置办了一身新衣,说到这,她哈哈笑了起来,“除了第一次执行任务的紧张之外,这个算是印象最深的了。”旁边的同事还开玩笑,“要不要在石泉再买一身,留个纪念?”

  随行的济南槐荫公安分局宣传科的辅警窦鹏程也跟着去过沈阳,他说那一次连充电宝都没带,一路上连手机都不敢玩,“也是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简直就是煎熬。”

  这次前往安康,周珊准备相当充分。12月14日,也就是出发的前一天,周珊开始准备民警和随行人员路上的食物,面包、水、牛奶、酸奶、火腿肠……“这也是在第一次执行任务中积累的经验,准备好,以防万一。”

  “爸妈知道我跟着一个经验丰富的同事一起来,放心。”说这句话的是另外一名女辅警董瑱,她是第一次执行押解任务,“有紧张,有新鲜,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任务,还会跟着来。”15日到了安康石泉,她给家人打电话,报了平安,之后才安心睡下。

  细节

  一秒都不能离开视线

  “济槐刑押”,这四个字印在橙黄色的押解服上。16日16:23,周珊、董瑱和同事正在准备17日犯罪嫌疑人要佩戴的物品,包括押解服、口罩、手铐,“这是犯罪嫌疑人的标牌”,每一个押解服上都被贴上了编号,1、2、3……周珊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数字贴好,用手抚平。

  17日9:19,石泉县看守所门口,诈骗犯罪嫌疑人戴着头套,在公安民警的看守下上了大巴车。

  时间回溯到一个半小时前,从济南来的民警站在看守所门口来回踱步,约定8点接人,但时间显然已经晚了。方华不断重复,“9点能接上也行,这样还能在15:00之前从西安再接上另外一批犯罪嫌疑人。”

  此时石泉县看守所边上就是居民楼,楼栋里立着人,窗户口站着人,朝看守所观望,似乎对这个场面见怪不怪。

  17日14:08,民警接上了在西安的犯罪嫌疑人。此次押解行动的唯一一名女嫌疑人也上了车,周珊和董瑱协助她穿上了押解服,小心地帮这个女子把头发从衣服里拽出来。女子年龄并不大,她低着头,着急地戴上了口罩。

  为什么要带女警来?“就是为了方便看守女犯罪嫌疑人。”要保证每一个嫌疑人一秒钟都不能离开民警的视线范围,上厕所也不行,“要开着门,戴着手铐,所以更需要女警。”

  押解队伍正式启程,返回济南,方华喊了一声,“一会上了高速,一定要给嫌疑人系好安全带,他们比我们重要!”

  18日1:29,押解队伍行进至梁山服务区,2:00至5:00,营运客车在强制休息。此时车外的温度已至零下,睡意朦胧中记者听到有人说:“王师傅,打开空调。”就这样在空调开开关关中,3个小时过去。5:00,押解队伍再次启程。

  18日9:28,开道的警车和载有民警、嫌疑人的大巴车安全抵达济南槐荫区公安分局,历经近24个小时。

  人物

  “看着跟我闺女差不多大”

  在这次押解行动中,有三个人提到了他们的孩子。一个是犯罪嫌疑人5岁的孩子,一个是民警王一山8岁的儿子,一个是大巴车司机王振军19岁的女儿。

  17日7:00,窦鹏程在随行的记者团里发了一条信息,“我接到临时紧急任务,前往汉阴,之后在西安跟大家汇合。”

  这是犯罪嫌疑人高镇(化名)要自首。

  在返程的大巴车上,记者采访了高镇,“家里有老人,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孩子没有妈妈了,我想争取宽大处理,为孩子以后考虑。”在被问到为何会参与到诈骗中时,高镇哭了。他说,自己也是被骗的。“本来好好地在南方一个城市打工。”偶然的机会,他从网上浏览到出国务工可以多挣钱的招聘信息,因为太想挣钱了,他一路来到了国外,却发现自己被骗了,“手机和护照都被扣了,不听话就会被打。”

  “他们知道我家的地址,知道我家里有个孩子,我担心。我要回家,没给他们挣到钱,还赔了8000块钱成本费给他们。”

  看到高镇的眼泪,民警告诉记者,这些话可信度也只有两三成。

  第二个孩子是王一山8岁的儿子,在父亲不在家,母亲顾不上的情况下,这个孩子会自己在家做了早饭,吃了之后去上学。“可能因为年纪大了,以前没感觉,这次出来之前心里特别不舒服,心里沉沉的,欠妻子和儿子的太多。”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在家长会上,给王一山提了两个要求:“爸爸,以后你在家的时候不要老看手机”“爸爸,你以后要多在家陪陪我”。

  王一山又有15天没回家了,这次正好跟着押解队伍返回济南。15天的时间,他和石泉县的公安民警一起侦破这起电信诈骗案。“希望这次回去,能在家多待几天。从今年五月份到现在,大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在家。”

  40岁的王振军是这次押解任务大巴车司机之一,“第一次接触这种活儿,紧张啊。就那个小女孩,看着跟我闺女差不多大呢。”他用手指了指车,他说的小女孩是车里18岁的女嫌疑人。

  王振军把关于这次押解行动的新闻直播链接发给女儿,并发了一条语音,“以后千万、千万别干违法的事儿”,除了叮嘱这个,他更怕女儿被骗。 (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记者手记

  我亲历的“千里大押解”

  返程的路上,我正后方的座位上就是一个男犯罪嫌疑人。说实话,很担心他会情绪失控。可是,我又相信,他不敢,毕竟他身旁坐着的就是公安民警。

  虽说是一名政法记者,但这是我第一次随警采访。除了新奇、紧张之外,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有个民警在返程时说的“少吃少喝,要不然容易上厕所”。往返的2000多公里路上,没有一个人提额外的要求,所以我也没有。第一天行进至开封之后,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然后忍到了石泉。

  车上,多数犯罪嫌疑人都是将头别向窗户的方向。刚从石泉驶出不久,有个民警问我要卫生纸,原来是有个男嫌疑人哭了,那一刻,我心里不得劲。18岁的女嫌疑人,从西安到济南这一路,只吃了一根火腿肠,一次厕所也没去,我担心她,快到槐荫区分局时我拍了拍她肩膀,“吃点吧,要不然这一天都不能安心吃口饭。”没有听到回应。

  可怜之人或许确实有可恨之处,对嫌疑人来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才是正途。反过来看,似乎更应该“可怜”这个案子的受害者,“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话不足以警醒他们,掉“陷阱”才能砸醒。方华说,作为一名民警,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交“智商税”,心中没有太多贪念、没有太多杂念才会减少“被骗”的可能。 (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原标题:济南警方破获特大“杀猪盘”诈骗案济南—陕西,往返2000余公里押解嫌疑人 吃喝拉撒都要盯着,一秒都不能离开视线

值班主任:颜甲

Tags: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42篇文章